論律師觀點文及柯志明文兩篇

by rifur

一:跨國律師文,〈律師觀點:為什麼我支持一夫一妻 反對多元成家〉

二:柯志明,〈反同性婚姻法制化問答〉

論律師觀點文忽視違憲審查基準

律師觀點文的第一段主要論述就自己站不住腳了。在法律上,確實會因為標準的不同而有「差別待遇」,也就是這篇文章所說的「歧視」,關鍵在於,這樣的差別待遇是不是能夠通過目的與手段連結的合憲性的檢驗。

憲法法庭對於平等權保障合憲與否的判斷標準,主要可以分為三類:輕度審查、中度審查、嚴格審查。對於 (i)輕度審查,或者說「合理審查」,可以簡單地理解為,對於限制人民平等權的事項,只要政府能夠說出一個理由,解釋這個手段與要達成的目的是否有關聯,就能通過違憲審查。這部分主要是用在經濟層面。(ii)中度審查,主要針對非婚生子女保障、或者國家重要利益,或者特別重要的公共利益的保障。政府必須說明採取的手段與目的有實質的關聯。(iii)嚴格審查,涉及性別、膚色、種族等等與生俱來難以改變或非常重大的國家利益,憲法法庭必要深入的分析立法理由是否能夠支持手段與目的之間的關係,只要手段與目的不是唯一關聯,就會被判定為違憲。

婚姻制度的目的究竟要保障什麼樣的利益?以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差別待遇,作為限制人民婚姻的手段,究竟是不是達成這一目的的唯一手段?或者是合於事理的手段?婚姻的目的參考律師的文章,說:「讓一對對男女可以為愛及為生命或家庭之永續發展,而靈魂體永久的結合」,他只提出這一項…… 或者從他文章的細緻分類來看:(1) 「凹凸」性器官的合理結合,(2) 生育 (3) 為愛永久的結合 (4) 一對異性的關係。 顯見的,對於 (1)的部分,支持同性婚姻並不反對其他性行為樣態,更進一步說,性器官合理結合與否跟婚姻沒有關係;對於(3)的部分,支持同性婚姻也是支持愛的永久結合;而對於 (4)的部分,支持同性婚姻的同時,並不廢棄原有的婚姻制度,以及(2),顯見的,孝道不能生孩子。這個中國哲學在四千年前就知道的道理。

許多反對婚姻平權法案的人,內心深處真正擔憂的是家庭倫理和家庭制度被破壞,他們也認為家庭倫理和制度會被破壞。然而,無論是制定專法或是修正民法,最根本的關鍵是這兩者都不會改變現有一夫一妻的家庭制度。如果我們都認知到現有家庭制度不會被破壞,那麼無論是立專法或是修民法,目的都是一個,就是要在保障現有一夫一妻制度的前提下,擴大相同性別締結婚姻的可能,讓法律賦予家庭制度附帶的各種稅制、醫療、臨終等保障能夠涵蓋基於相同性別而願意締結家庭的人。如果我們都能認知到上面說的部分,也認可相同性別締結婚姻能獲得家庭制度保障這樣的想法,接下來討論修民法或立專法在立法成本、社會秩序的利弊才有實質的意義。

論柯志明文的婚姻歷史事實不周延以及忽視婚姻即法律保障制度的事實

實際上,婚姻制度還涉及法律所保障或提供的稅制、醫療、臨終、遺產等措施,並不全然是信仰與否的問題。除了道德情感的問題,也必須要理解婚姻即法律的事實。必須要放回法律的層面思考,同性婚姻才有制度性保障,才能落實憲法保障基本人權。

以下討論,我省略柯志明原文。讀者可以自行對照柯志明的討論與本文討論。

(1) 在臺灣,同性戀者沒有結同性婚姻的權利與自由嗎?
雖然不少縣市戶政事務所開放同性註記,但並不等同於有法律制度性保障。這也是為什麼要修正民法親屬編(或另立專法等)的原因所在。也是柯的原文 (2) 的說明。

(3)法律平等地對待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難道不對嗎?
如同上述違憲審查的討論,雖然婚姻是「歷史事實」,我們予以尊重與理解,我們同時也能認知到各文化、地區、傳統民族的婚姻傳統並不相同,這些都是國高中社會科就已經教導的事實,也可以參考人類學與民族學相關研究資料。然而這些歷史事實,不能否認我國現行婚姻是藉由法律制度性保障的事實。因此,「歷史事實」可以供作參考,最後還是要回到法律的制度性保障。

(4)反對同性婚姻法制化難道沒有違反我國憲法所保障的國民之基本權利嗎?
「反對」或贊同的意見,可以說是言論自由所保障下對於公共議題的討論,也是每個人藉由發表自己的主張完成人格發展的重要過程。至於柯文所說憲法平等權的規範「不蘊涵同性戀者享有結同性婚姻的權利,也就是說,法律禁止同性戀者結同性婚姻或不制度性保障同性婚姻並不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實則是不理解憲法保障平等權的基本觀念。沒有「例示」在憲法第七條的事項,所謂「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代表沒有平等權的保障,因此憲法第二十三條才說「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因此這部分的判斷才需要憲法法庭參與其中,釐清我們的基本人權保障落實的程度。

(5)但婚姻不是基本人權嗎?不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結婚的權利嗎?
這部分說明和前面相同,無論柯文如何提供婚姻這一「歷史事實」的資料,說明婚姻的本質與本性,只要落入「權利」的範疇,就不能迴避違憲審查與立法者的立法過程。柯文所說「婚姻權利是實現婚姻之本性、價值與意義的權利,而不是隨己意自由建構或規定何謂婚姻的權利」,法律當然不會也不可能隨任何人的己意來制定,包括柯自己的己意來建構,而是調和各方利益的過程,事實上,因為我們有立法機關來立法,所以才需要在修法或制定專法之前有充分討論的機會。

(6)可是,同性婚姻難道不是婚姻嗎?
柯文所說「更重要的是,婚姻並不是人任意建構的社會制度…沒有人能任意發明婚姻」,並不成立。事實上,我們單從中國傳統文獻可以知道,中國文明下的婚姻歷史的形成,是由母系社會過度到父系社會的過程,最後經由文獻所說的「聖人」,也就是有遠見的政治家,將一夫一妻的作法予以禮制化、制度化,最後才形成柯文的既定印象。事實上,如果我們當代有足夠遠見的政治家,能更加正確的理解所謂「人之自然本性」,也就能構想出更符合人性的婚姻制度。千秋萬世之後,我們也能歌頌這時代的奮鬥者,尊稱他們一聲「聖人」。

對於柯志明文章的論點,先寫到這裡。因為柯文主要還是宣揚他的「共識」與「歷史事實」,簡單的回應即可。至於實際涉及法律議題,則可以利用違憲審查的判斷,思考手段與目的之間的關聯如何。例如柯文第 (20) 項的子女利益的題目可以深入的思考。

========

至於,中國學問的基礎,關於「生」到「生生」的問題,我想中國學問可以回答。我覺得值得花點時間講一場小 talk,就我目前的理解,釐清中國傳統學問所主張的「生」到底必不必然蘊含婚姻唯一保障夫妻關係以達到「生」的效果、以及必不必然僅僅支持異性戀婚姻的價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