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廝

Rifur,努力求知的學生,日常生活是把房間堆滿書籍如塔鯽魚後,再整理乾淨。要說有個旨趣以回首研究以來所思考,便是思索成長的要義,易經稱之生生,稱之自強不息。擊壤歌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自強不息,三界於我有何哉!

如果文章還堪讀的話,本 blog 的文章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方式授權。

創用 CC 授權條款

20161116::臺灣之患,不在經濟,而在思想。何謂思想?文化之精萃,歷史之先機,大政之韜略,百世之不移者也。必有目光如炬之思想家,攢人情事理之千頭萬緒於一統,洞察時事推移之潛勢,不避政統而擘畫宏圖以大道,直指十世乃至百世之人類群體路由者。如此,則大爭之後,雖變正朔,而臺灣作為一群體始有可為,有路由指引也。否則不若太洋小島國淹沒入海,遣民易地。一海島尚知遣民易地避禍於未然,臺灣豈不如耶?是故論語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無也。

20150825::「超凡證聖,目擊非遙。悟在須臾,何煩皓首?」

20141224::跟學長吃消夜,聊天中想出「新」‧新教倫理精神XD(項老師說不要隨便用 Novel 作標題)

人不能自外於環境,和天地萬物相互作用,每個人都並非獨立自存,換言之,人與這個不斷變動的環境乃是彼此影響。因此,環境所要塑造的人,必如天運行不已,若只是作背景躁聲,很快就如過眼雲煙。

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當前時勢中將要有所成就的人呢?就看看是否會曠宕時日,使田野荒蕪,使心生蓬草、耳若草木、蛤蜊沾眼、口惡如肆、鼻不辨嗅,終於夷俟而居,以待夫子持杖叩其脛,而大家都會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你XD

人若將於時勢中有所成就,就會如滔滔河川之水,不捨晝夜向前奔襲,如天行健,自強不息,真誠地不止息地進步、不止息的自新、又自新。

人不會自外於環境,因此沒有時勢所拋棄的人,沒有天地所不能容載的人。「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強。」

20130209::狀態:認識你之後,隨著你的目光察覺許多美好,是我過去所未曾注視的事物;見到你對家人的珍視,才發現我歸避臺北直到不得不才返家的可能主因,乃使我反省,練習珍惜如此重要的人們。很少有事情可以一蹴而成吧,需要持續地練習,瓷皿燒製之前,總會因急躁而損傷,然後才能到恰好之處,我之頑固與偏執尤其需要練習以改進。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到,新年快樂。

20130203::狀態:一群人趕工中,遷怒式系統。

20130103::狀態:細嚼慢嚥之後,才能卸除沾染在炙肉與鮮蔬之外的五味,狼吞虎嚥是追尋口爽而曲扭的心意,而心意始終等待填飽空蕩的胃,傾注水穀於其間,其上不行扁舟,撐不得一篙,不立一葦。於是無法屯藏的嘴巴始終飢餓,而胃僅得腐糜的氣味。螃蟹縱使溫熱的來,以菊花葉和桂花蕊熏的綠豆粉淨淨手,又僅得二十兩去矣,圓尖也不辨。

20121104::狀態:毋庸特意步入神廟,駐足於刻以古雅字體之石槨前,吟哦翰藻,伴聞車馬喧囂。幽幽林蔭,餘燼靜置,浩然之氣已然充溢黌宇。緩步徐行,來者或縱憶長夜悠悠,不來者亦憑己念遙想,追目萬仞之不在。傳書立言,尚可一覩之才,大身不復,焉得瞻仰其美哉。或求填塞空空,如動橐籥以出,則若鼓繃,須臾又復消餒。惟聽正氣流暢,行勉訓之四要,則斯文在茲矣。

20121021::狀態:東家(kernel)不來,三月的柳緒(thread)不飛,你底芯(chip)是小小寂寞的城,恰若矽石的街道(circuit)向晚。我達旦的 coding 是個美麗的錯誤。

20120920::狀態:還沒來得及秋天的沈澱,突如其來的清晨的暴雨一場,就將活潑的暑氣給徹裡徹外徹頭徹尾嚴厲地洗成冬天。尚且翠綠的樹葉帶點黃色斑塊,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化為四處游移的地毯。那件現已縷縷然的布料,曾經有牛隻想伸出長舌捲食的褐色大衫,一如揮之不去的孓然縷縷的預告;下擺邊緣晃盪飄搖的鬢鬚,有如骷髏上的髮絲,如果能迷途若入青木原,又何懼徬徨與寂寥。長袖的衣服還未準備,且讓我獨身沒入冷冽的空氣,在寒冬的無月黑夜中穿著短褲買宵夜。

20120919::狀態:體育不給退,不給退又不給選;人數上限九千九,營業祕密乾望眼;這門課換那門課,游標不停轉圈圈;課表空蕩蕩,學分竟然有廿一,還欲選課又遭擋,專題佔我兩學分;精算可以修上限,目下悔恨又挫折;獨坐幽篁裡,窗外樹枝搖曳,冷風徐徐,滿地枯黃,不得不如此,人何以堪?

20120809::狀態:「不要哭,不要笑,只要理解。」—— 斯賓諾沙
「A free man, that is to say, a man who lives according to the dictates of reason alone, is not led by the fear of death, but directly desires the good, that is to say, desires to act, to live, and to preserve his being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inciple of seeking his own profit. He thinks, therefore, of nothing less than of death, and his wisdom is a meditation upon life.」(Spinoza, 《Ethics》)
「所謂自由的人,即僅依靠理性而生活。既不聽從於對死亡的恐懼,更是直切地探求善。善,即是依據自己追尋幸福的原則,或行動、或生活、乃至使生命圓滿臻至。思考著,而又沒有更罕於思考死亡的了,於是智慧始為超乎生命的沉思。」

20120804::狀態:時間畢竟詭譎,倒不是指不可捉摸的維度云云,而是貫徹黌宇的鐘響,牆上的日曆,舊校舍的日晷,腕上的錶,手機關了又響響了又關,始終叫不醒人的鬧鈴。你有你的時計,我也有我的時計,坐趟飛機到北方,晚上八點太陽還高掛在天空,存有者在哪裡,時間就在哪裡,時間無所不在卻不可與共,於是一班洞徹世間污濁臭穢不可堪逕自笑虐揶揄的國曆七月小鬼出關(將來也污濁臭穢不可堪),轉瞬,一者華髮老斑,一者讓人誤以為才年屆卅歲。若說有超越萬有的,透過顯現自身以他物種種形相化變的時間,是否每個物體感受到的時間刻度都有不同,所以更可證明個體的獨立性,卻要反過來否定造就的超越時間,顯現時間的幻境,恆常的虛妄,顯現此乃顛倒夢想。掩飾人類面對自編的恐怖故事卻意志薄弱,掩飾夢幻泡影,掩飾夜半追問第一起始而再造的亙古恆存者,吹累出卷帙浩繁的實在。

20120720::狀態:讓樹生長在樹林裡,種子安種於地底,人們居住在房子當中,綿羊有草能吃,雞可以安心下蛋。我們樂於分享任何事物,而不破壞辛勤興作,世界的法則如此簡易,謂之「大道」。興建與開發運用材料,嘗試與遊戲稱為玩具,玩具要收在盒子裡。免費的東西不浪費,昂貴的東西則節約其用。綿羊可取得羊毛,則用剪刀取之而不殺之。野牛能注滿鮮乳,則用鐵桶盛之而不戮之。犁田能生產食物,自動機得以減除疲勞。小麥能製麵包,西瓜可以果腹,南瓜可以為頭盔,則不輕易庖解牲畜,又長養其性命,使之生生不息,有如千萬條江河。閥閘該開則開,應閉則閉,順乎其勢,有如紅石鐵路,載物往復而其身自在,謂之「自然」。

20120704::狀態:每每看見文學著作,總散發出壓迫又沉默的氛圍,彷彿要傾訴什麼,卻強擒住淚水,封鎖於細密的文字之中,或抱著琵琶,或遮著薄紗,或纏著頭巾,或掩住臉龐,或躲身於牆柱之後。於是我不忍卒讀,晃眼一瞥,便又悠悠蕩向歡笑喧騰所。或曰,任何政府都懼怕作家。筆下的精魄,不時提醒著我們這些以為已然自繇的人,不過是習慣了桎梏的重量而已。

20120703::狀態:然者,彼此之故也。所以然者,道也,黎民識知之所起,兆民奮業之所賴也。睽之於學,所以由然者,孚也。蘊天地於呵吐,立宇宙於一也。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生,由來也。知其由來,故能得甲上,不知其由來,所以修再三而不為過。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知其所以由然,然後反質而學,能復見大道而不失。

20120629::狀態:回家時一邊閑散一邊揣想,墨家學人精通工藝,而摩頂放踵破衣爛褲的模樣,大概就是今天的宅宅工程師裝扮,兼且吃著簡易食材料理,大概是今天的理工宅男的食物吧。儒家對上墨家,型男對上宅男,就一邊當著兼愛天下的好人,默默的落幕了。

20120331::狀態:《諫太宗十思疏》:念高危(高等微積分),則思謙沖而自牧。

20120315::狀態:亞當斯密:「我們的晚餐,不是來自屠夫與釀酒師的善心,而是來自他們的自利。」

20120214::狀態:依舊徬徨於學科與學科的夾縫間,勉強夜半打燈,往密密麻麻的典籍當中瞧出些許端倪,成堆的書籍是虛華的夢,註釋是往昔說不可盡的人格累積,傅說,積累人格,需要學問和思想的成份很多,卻匆此一躺。胡贈扇子,他題,要忍得痛苦,奈何參研覺悟之門,卻無以自經中恍然一愣,乃經百千劫,常在纏縛?嗚呼,何妨就此歸骨,遂不患有身。

20120103::狀態:入/流亡/所。

20111219::狀態:雨天編程,喔耶!讓你的程式碼就像臺北這場藕斷絲連的雨。

20111127::狀態:我們的心都緊緊的封閉著,聽不進任何話語。評論是文法的鬥爭,以逃逸了內心深處賦予的精緻語意之純粹形式為戰鬥場域。語言在產生的過程,不可避免的依循著內在文法的規範,這文法恐怕不是語言學上的,而是軀體處於無時無刻的死去與生存過程中掙扎,身心交瘁著逐步逐步殿基起來,從某一個狀態轉換到另一個狀態,來來回回的虛擬模樣。健康的人僅是沒有病容罷,何時才能面對所有對象敞開呢?

20111113::狀態:我們所握有的工具,其力量足以撼動世界,歷久不衰,而駕馭力量的方法不在我們腦袋—另一個工具—裡頭,恐怕投注各種感官也無法掌控;姑且站到外面來,再回去。

20111017::狀態:記憶退卻麼?我在茅房翻著紙本,回憶著某部小說的片段。片段終將消散,主司記憶的區域恐怕僅能攫得稀薄的無以復加的,誰,以及什麼。今回、次回、前回,屢次講述,都像幼時郊遊,在一戶人家前看搓洗愛玉,愛出如漿(悚)。記憶不退卻,牠若一再翻拍的劇本,演化成意想不得。

20110919::狀態:學海無涯,勤奮是槳。

20110907::狀態:讀過一遍《希爾伯特》,「只要能證明附於一個概念的的屬性絕不會引出矛盾,那麼自然就確立了這個概念在數學上是存在的。」,《希爾伯特》,p. 39。

20110814::狀態:生病無疑是軀體急切地想要告訴你牠的存在,輕微的不適從平時忽略的小小地方發出,佔去你幾乎所有的注意力,不久之後,痠痛伴隨燥熱的呼吸遍佈全身。肉身空相麼,無比真實的存有。

20110801::狀態:悠忽一下,轉眼也已輪轉柒仟参佰個日子,屈拾指而不可數盡的寒暑假期,正淡定地溜走其一。

廣告